兼并重组:赛迪经智    城市经济:赛迪方略    企业管理:赛迪经略    信息工程设计:赛迪设计

民资入市难解宽带困局

2014-12-09   中国科学报   采访专家 耿岩

  继放开移动转售业务之后,工信部为推动电信业改革又实施了一项大动作。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日前公布了《关于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拟鼓励民营企业以多种模式进入宽带市场,并参与宽带接入网络设施的建设和运营。 

  不过,对于引入民资能否促使电信业发生实质性改变,不少业内人士仍持怀疑态度。 

  业内专家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最后一公里”被垄断仍是宽带市场久治不愈的顽疾,就算国家向民资全面开放接入网业务,短时间内也难以治愈。而对大多数民营企业而言,开放宽带市场也并非救命稻草,因为企业即便允许进入基础运营领域,也很难有实力承担。 

  不过,宽带接入市场对民资开闸,仍然是落实“宽带中国”战略的重要一环,也将给电信业各利益方带来许多想象空间。 

  多方受益 

  其实,民营企业经营宽带接入网服务并不是新鲜事。 

  早在2001年6月,原信息产业部发布《关于开放用户驻地网运营市场试点工作的通知》后,长城宽带、艾普网络、方正宽带等多家民企就开始涉足宽带业务。不过,在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垄断下,经营多年的民企仍很难在宽带市场上淘到金。 

  此次工信部决定开放宽带接入市场,工信部明确了民间资本经营宽带接入服务的各种条件。在电信研究和IT咨询高级顾问马继华看来,此举也将促使民营企业与三大运营商处于相对平等的竞争位置,民企自身的网络质量也会因此有所提升。 

  中国信息产业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也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接入市场向民资开放还将催生新一批宽带运营商,市场竞争格局进一步加大,这对网速慢、收费贵的现象肯定会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用户也将因此得到更为质优价廉的宽带服务。 

  而对基础运营商来说,新兴势力的涌入看似威胁,实则救赎。 

  “民企进入宽带接入领域,反而可以让基础运营商腾出手来,有更多精力去考虑如何适应未来物联网、大数据,甚至工业4.0和整个信息生产力时代的要求。”杨培芳说。 

  除了民资、三大运营商、消费者都将实现共赢之外,马继华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一些从事家庭智能化的家电企业以及提供宽带应用(如高清视频)的互联网企业,也将会从中受益。 

  另外,国务院推出的“宽带中国”战略提出,到2015年,我国要实现宽带接入用户2.5亿户;到2020年,宽带网络将全面覆盖城乡。但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全国光纤覆盖家庭的规模仅1.72亿户,全国固定宽带接入用户的规模为1.92亿户,与战略目标还存在一定距离。 

  而此次工信部准备开放宽带接入市场,无疑会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加入,从而增强市场活力,拉动信息消费,加速推进“宽带中国”战略。 

  “最后一公里”难跨越 

  不过,在多方利好的背后,困扰电信业多年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却难以破解。 

  所谓宽带“最后一公里”,指的是从用户驻地业务集中点到用户终端之间的传输及线路等相关设施,可采用光纤入户或无线传输等接入方式。 

  对运营商而言,谁占领了“最后一公里”,谁就拥有了小区宽带的布线权,也意味着拥有长期、庞大且稳定的客户群,并将获得丰厚的收益。正因为如此,大部分小区的宽带业务如今都被开发商或物业垄断。 

  “垄断对整个电信行业的伤害很大,现在小区入场费越来越高,但是排他协议大多是物业强制造成的,所以只能通过国家法令的方式来解决。”马继华说。 

  对此,征求意见稿中也规定:“基础电信企业不得与试点企业签订含有排他性条款的协议。” 

  不过,在杨培芳看来,相关规定也只是对完善电信领域的市场机制有好处,对于物业垄断宽带路由问题不会迎刃而解。 

  赛迪顾问互联网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耿岩也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禁止排他协议对运营商的公平接入有一定程度的利好,未来,新建小区和物业也会以新标准来执行,但是对于老旧小区和已经形成利益格局的地方,仍旧会遇到问题。 

  业内人士均表示,宽带接入市场过去形成的利益格局很难在短时间内被打破,面对资源的强势垄断,就算将最接近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留给民企,企业要想找到自身的生存空间也很难。 

  苦练内功打持久战 

  在业内人士看来,民企要想在宽带市场分得一杯羹,前提还是得练好内功。 

  “民资在服务体验、人员快速响应、网络搭建、消费者满意度提升等各个方面,都存在一定问题。”耿岩表示,由于运营商推出的是宽带接入产品,而一些用户又对数据、备份等网络条件要求比较高,这就要求运营商必须具备一定的快速响应能力,能够马上解决网络问题。 

  对此,他认为民企还需不断提高对消费者全方位服务的能力,并在增值业务上下功夫,推出组合化的宽带业务和产品,提升用户体验,以便更好地吸引消费者。 

  马继华也表示,电信服务是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持续跟进,而民企大多是做一锤子买卖,与用户后续的接触不多,这就需要更多地去学习基础运营商的服务经验。 

  另外,他认为民企想要进军宽带接入市场,就必须真正专注产品质量,踏踏实实地做技术创新,打造与基础电信运营商双赢的合作模式,破解“最后一公里”难题。 

  不过,杨培芳说:“要想把宽带变成类似阳光、空气,哪怕是公交、煤气和电力那样让普通老百姓放心使用的产品,企业恐怕还需要作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标签:民资,宽带,困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