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并重组:赛迪经智    城市经济:赛迪方略    企业管理:赛迪经略    信息工程设计:赛迪设计

资源综合利用蛋糕如何再做大

2014-10-29   经济日报   采访专家 成宇涛

  近日,国家发改委印发了《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年度报告(2014)》。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资源综合利用产值达1.3万亿元。通过开展资源综合利用,减少堆存占地14万亩以上。

  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废旧资源的社会积存量迅速增多,我国资源综合利用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要把资源综合利用的蛋糕真正做大,需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完善相关政策体系,使市场和政府的作用相得益彰。

  废旧资源成了“香饽饽”

  不久前,记者来到河南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采访。作为国家“废旧金属再生利用领域”首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之一,豫光金铅如今已经建成2个废旧铅酸蓄电池区域处置中心,年综合处理废旧铅酸蓄电池54万吨,回收再生铅30万吨,聚丙烯2.4吨,硫酸4.8万吨。

  “废旧铅酸蓄电池如果直接被丢弃,不仅会浪费资源,更会对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和污染。”豫光金铅副总经理李新战介绍说,豫光金铅利用自主研发的再生铅生产模式,可以从每1.8吨的废旧蓄电池中提炼出约1吨的铅,而且能耗大约只有直接冶炼铅锌的三分之一,真正实现了“变废为宝”。

  近年来,随着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以及促进资源综合利用发展各项相关政策的出台和落实,资源综合利用产业继续保持平稳健康发展态势,利用规模稳步增长,利用水平不断提升,资源环境效益进一步显现。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年度报告(2014)》显示,2013年,我国资源综合利用产值达1.3万亿元,部分矿山有色金属矿种的选矿回收率达到80%以上,工业固废综合利用量达20.59亿吨,主要再生金属产量占当年十种有色金属总产量的26.6%。通过开展资源综合利用,减少堆存占地14万亩以上。

  “在资源综合利用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资源综合利用的载体也在不断迅速壮大,广大群众对于资源综合利用的意识有了显著的提升。”赛迪顾问战略性新兴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成宇涛说。

  成宇涛认为,自2010年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已经先后开展了五批“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工作,不仅培育了一批优秀园区,壮大了一批骨干企业,更为该领域企业提供了一个发展载体,推动再生资源利用行业健康快速发展,使传统认识中的许多废旧资源,成了企业眼中的“香饽饽”。

  回收体系仍是一道“坎”

  在废旧资源综合利用中,回收体系建设始终是绕不开的话题。2013年,我国废钢铁、废有色金属、废塑料等主要再生资源回收量达1.6亿吨,回收总值4817亿元,回收企业10万余家,行业从业人员达1800多万人。

  “废旧资源的综合利用,回收是关键。”成宇涛说,从实践层面看,回收体系建设是目前我国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

  记者在豫光金铅采访时,李新战就表示,长期以来,我国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处理行业存在小企业较多、经营不规范、偷漏税严重、回收成本高、环境危害大等问题,导致正规再生铅企业的再生原料长期紧张。

  事实上,不仅仅是豫光金铅的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业务遇到“吃不饱”的问题,其他领域的回收问题同样引人关注。山东省一家以地沟油提炼生物柴油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公司年设计产能10万吨的生产线已经建设完工,但是由于“地沟油”的回收渠道并不畅通,生产原料无法及时供应,企业的产能只好处于闲置状态。

  龙奔(青岛)翻胎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具备10万条(套)翻新轮胎产能的企业。公司负责人谷金山也曾表示,由于国内旧轮胎回收困难,而且磨损比较严重,很多旧轮胎的技术指标达不到翻新利用的条件,公司不得不花更大的代价从国外进口旧轮胎。

  “作为资源消耗大国,我国有着丰富的废旧资源,而废旧资源回收利用企业出现‘吃不饱’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表明我国在废旧资源回收体系建设方面存在较大缺憾。”成宇涛说。

  成宇涛建议,当前,我国可以充分利用好供销合作社网点多、群众基础好的优势,加快开展资源回收体系建设,同时,充分发挥当地大型回收企业的示范和带动效应,并在特定场所建立废旧商品定点定期回收机制。

  李新战建议,我国应该尽快建立废旧资源回收和综合利用的准入制度,帮助有资质的企业在各地级市建立城市绿色回收站(点),纳入城镇化发展规划,依法规范个体回收行为,最终形成全国回收利用网络体系。

  “只有在原有废旧物质回收政策的基础上,采取经济补偿或税收杠杆两个政策,再立体式加以系统地执行,才能推动资源综合利用产业的健康运行。”浙江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说。

  “两只手”需共同发力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及近期行动计划》,到“十二五”末,我国主要资源产出率提高15%,资源循环利用产业总产值达到1.8万亿元。为完成这一目标,我国将不断加快发展循环经济,实现资源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这将为资源综合利用产业的发展壮大提供机遇。

  “从目前看,我国要加快发展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并不断提升循环经济的发展水平,仍然面临着不少困难。”成宇涛分析说,当前,我国资源综合利用技术跟不上,导致我国的资源综合利用水平还比较低,造成产品的附加值较低,利润水平就上不去,企业没办法进行大量的技术研发,由此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同时,由于大宗工业固废的产生者和资源综合利用企业往往不是一个主体,这就造成两者之间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制约了资源综合利用的效益最大化。此外,在资源循环利用行业中,由于回收企业没有支出凭证,导致其增值税税率较高,企业负担过重,限制了正规企业的发展。

  有关专家指出,下一步,我国要继续把资源综合利用的蛋糕进一步做大,需要依靠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共同发力。张天任建议,企业应该紧紧抓住我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在生产活动中主动贯彻落实绿色低碳的理念;把更多精力放在提升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水平上,加强对有利于循环经济发展和资源综合利用的核心技术的研发攻关,不断拓展和延伸产业链条,努力提高资源利用率。

  成宇涛建议,政府应充分发挥政策的导向作用,制定并细化有利于循环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引导社会资金投向循环经济行业领域;并认真研究促进资源综合利用的税费政策,加大对企业发展循环经济的财税支持,把资源综合利用产品纳入政府采购目录中,帮助资源综合利用企业做大做强。

标签:资源利用,废旧资源,循环经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