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并重组:赛迪经智    城市经济:赛迪方略    企业管理:赛迪经略    信息工程设计:赛迪设计

互联网时代打车软件不必刻意“大一统”

2014-06-11   赛迪顾问 互联网研究中心   殷继旺

  全国打车软件市场来看,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合计已经超过90%市场份额。“腾讯+微信支付+嘀嘀打车”阵营与“阿里巴巴+支付宝+快的打车”阵营二者有着坚实的技术实力和广泛的用户基础。能够用互联网思维从用户角度出发最大程度上为用户提供优质体验的约车、叫车服务,提高了打车效率,体现了生活场景O2O完美对接。从最初的奖励司机抢单,发展到为乘客减价、为乘客直接的现金补贴、再到利用互联网其他产品间的关联与协同,优化了用户其他移动互联网产品的交叉服务体验。

   一、打车软件已经成为我国出租车电召市场主流

  出租车电召是指乘客通过电话、网络等提前预定出租车服务。通过出租车电召服务能够有效减少乘客等车时间,同时减少出租车空驶概率。1999年北京奇华通讯有限公司组建了“北京出租汽车调度中心”。2005年上海市着手“智能化营运”项目,并于2008年底成为我国首个能实现出租车电召的城市。2013年手机打车软件开始出现在上海,并广受欢迎。2013年6月1日,统一电召平台96106在北京正式上线。2013年8月20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首批四款官方手机叫车软件,手机打车软件将与统一电召平台实行对接。2013年底,嘀嘀打车与快的打车相继展开价格补贴的支付活动,打车软件的用户范围不断扩大。

  以打车软件为主的电召服务作为打通线上需求和线下服务的直接手段,为用户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有效提升了预约效率、减去电话预约过程中的人工服务,另外移动支付迅猛发展为乘客快捷支付提供有效手段。伴随智能手机和无线网络的普及,打车软件用户群开始逐渐从年轻化向其他年龄段延伸,用户规模不断扩大。

  全国打车软件市场来看,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合计已经超过90%市场份额。“腾讯+微信支付+嘀嘀打车”阵营与“阿里巴巴+支付宝+快的打车”阵营二者有着坚实的技术实力和广泛的用户基础。能够用互联网思维从用户角度出发最大程度上为用户提供优质体验的约车、叫车服务,提高了打车效率,体现了生活场景O2O完美对接。从最初的奖励司机抢单,发展到为乘客减价、为乘客直接的现金补贴、再到利用互联网其他产品间的关联与协同,优化了用户其他移动互联网产品的交叉服务体验。

  二、从市场出发的弹性化政策体系有助于出租车电召市场发展

  随着打车软件之间的价格、补贴、虚拟产品赠送等多方面的激烈竞争,用户在不断的培养下逐渐养成使用软件叫车习惯。市场在不断培养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如黑车抢单出现、双方违约加剧、司机开车不专注、对不善于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不公平等问题。当然这是打车市场逐渐规范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基于以上种种现象,日前交通运输部在其官网公布《交通运输部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拟加强对出租车电召服务规范管理,逐步实现出租车电召服务统一接入管理。各级地方监管机构如北京、上海、苏州、青岛等地也已出台管理办法。从国内外行业发展经验来看,从市场公平性的角度出发建立弹性化政策体系将更加有利于出租车电召市场的健康成长。

  三、 符合市场发展形态,更好地服务民生将是出租车电召行业监管趋势

  打车软件作为一个新事物,有效的监管是产业健康持久发展的重要保障,因此对于政府来说,市场监管的角色不能替代,但方式可以综合用户体验、企业技术创新研发、市场效率等多方面考虑。

  首先,从监管内容上讲,政府应该兼顾好安全问题和公平问题,这方面的监管可以对互联网打车软件公司提出产品设计规范,比如,司机在接受订单后,新的订单信息将不会出现,该订单完成后才可以互联网接单,同时禁止加价功能键等都可以避免安全和公平的问出现;其次,从平台技术上讲,对于互联网公司打车软件所带来的技术创新,政府应该鼓励多元LBS主体在用户端竞争,在监管平台端合力研发,用技术手段避免打车过程中影响行驶安全、违规操作等行为发生,避免用统一接入方式将O2O的典型应用场景软件渠道化;最后,从业务流程上讲,政府的监管平台完全可以绑定车主智能终端,在后台进行违规操作行为的监控,鼓励有效行为,对供需双方形成有效的监督和惩奖机制。

  对于打车市场来说,出租汽车市场秩序要维护,同时乘客利益、用户体验要保障。在此基础上,对打车软件的新生事物应持鼓励心态,鼓励竞争,鼓励LBS技术创新,鼓励商业模式重建,尊重市场自由竞争原则。为打车软件市场参与者营造开放、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用互联网思维用“有形的手”规范市场秩序,用“无形的手”实现技术、体验、应用创新,在顺应市场和保障秩序间找到一条共通之路。

标签:互联网,打车软件,软件,移动互联网,O2O
0